高松如略传——作者:茅毅    
2017-06-05 16:06:19   来源:   评论:0 点击:

先生,讳贞筠,字松如,晚号金陵老妪,(一九零零——一九八六年)祖籍金陵,客籍山东济南。乃明福王裔,少瞻公之长女。
    

   先生,讳贞筠,字松如,晚号金陵老妪,(一九零零——一九八六年)祖籍金陵,客籍山东济南。乃明福王裔,少瞻公之长女。聪颖好学,刚毅豁达,有男儿气概。道骨仙风,淡泊名利。少时与叔辈同课家塾。某次捉迷藏,竟攀树避于檐上,无人觅之。稍长,习女红,所绣花鸟栩栩如生。(先生毕业于齐鲁大学家政系。)于归茅府,翁姑爱若珍宝。翁讳小云,善国乐,悉授之。

    后曾随田瑞亭先生习昆曲、徐兰沅先生学京剧、从金灼南先生习古筝。故琵琶、笛、笙、古筝及京剧、昆曲先生无一不能。

    夫讳受廷毕业于苏州太炎学院,师从章太炎先生,学识渊博,尤擅易,家藏全套原版《古今图书集成》,曾应老舍先生约到齐鲁大学授课。翁殁,家道中落。(据济南府志载,吾祖乾隆时即为山东四大盐商之首)上有婆母(孟氏,出自北京“瑞伏轩”孟家,其直系后人有,现音乐研究所研究员孟宪福先生),下有三子四女,先生以弱女子之身,毅然担负起全家生活重负,操劳数十载,还清了几十万债务。

    先生熟谙历史及风土掌故,尤爱古诗,所写《悼夫词》(节录):“聚首四十春,庸碌求共存。不期君体弱,常年病呻吟。学富固五车,有志何曾伸?君言犹在耳,君病忽转沉。良师兼伴侣,从此两离分。”“君苦悉告我,我苦向谁云,奔波念五载,债轻子成人。心力已交瘁,屈指发缤纷。蚕老盼丝尽,月落待星殒。单雁哀泣夜,句成泪满襟。”读来感人至深。

    三十年代,先生通过琴家袁叶如先生介绍,喜拜古琴家詹澄秋先生为师,第一张宋琴“松雪”即为济南工部局(当时修城内道路的一个职能部门)局长张子彬先生所赠,张先生好风雅,然性愚鲁虽为詹先生门人,然终未学成一曲,所蓄琴达五十张,堂号“半百琴斋”。

    从此先生全心投入琴道,夙夜不辍,终有所成。(一九三七年《今虞琴刊》有记载)随詹先生习琴长达三十年之久,所习曲目有:《长门怨》、《流水》、《高山》、《归去》、《普安》、《捣衣》、《挟仙游》、《水仙操》、《平沙落雁》、《秋江夜泊》、《石上流泉》、《鹤舞洞天》、《良宵引》、《听泉引》、《潇湘水云》、《梧叶舞秋风》、《凤求凰》、《关山月》、《古琴吟》、《熏风曲》、《墨子悲丝》、《塞上鸿》等三十曲为唯一全部学完詹先生曲目的弟子。

    一九三一年,有人要求詹先生带唐琴“太古遗音”去日本定居授琴(500大洋一月),被詹先生拒绝,抗日战争暴发时才发现此人为日本特务,为避祸先生以侠骨丹心智送詹澄秋先生及詹眉平先生(澄秋先生之父)至历城县南山我家别墅隐居岁余得脱。

    四十年代末,先生奔波小市以变卖旧物糊口,无暇抚琴。一九五六年中央民研所全国琴人调查时查阜西先生录詹师琴曲一套,并录先生《渔樵问答》和《流水》两曲,至今还藏于音乐研究所内。奉师命,先生又为查公辑诸城派琴曲数首。自后,先生复埋头抚琴,随师同台演出,多次获誉。遂于珍珠泉畔赁得一室,取名“琴楼”,与詹师及琴友汇集一堂,切磋琴艺,传播琴道,叙志兴怀,其乐融融。与查阜西、吴景略先生时相过从。

    一九六零年南京艺术学院曾请先生授琴及古筝先生未答应。(当时是由易人老师去济南办理此事。)

    一九六零年致金陵,先生仍抚琴不倦。间或参加演出。与少子原探讨古琴律吕之奥秘,颇有心得,遨游乐海,不知浩劫之将至。

    先生藏琴最多时达十八张,以唐“太古遗音”为最,现藏于中央音乐学院。宋琴则有“松雪”及“澡雪”等四张明初制琴名家朱致远制仲尼式与元代无名氏所制为先生最爱之琴,音色俏嫩透润,松灵古淡,一九五六年录音时古琴家许健先生听过元琴,爱不释手。(文革后吴景略先生在京还问及此琴的情况,感慨万端。)明琴四床,王露制蕉叶式和落霞式两床,詹先生制琴一床。日本筝一床。

    原藏古版昆曲谱若干,戏服十五箱,琴谱十五种,有明代《太古遗音琴谱》、明《松弦馆琴谱》、明《大还阁琴谱》、清初《诚一堂琴谱》、《五知斋琴谱》、《自远堂琴谱》、《与古斋琴谱》、《琴学入门》等,皆属珍品,孰料十年浩劫毁于一旦。唯《琴学入门》还保存有两套,琴则只余五床。先生肝胆欲裂,几欲不复操琴。女纫芷幼年常立门外痴痴听琴。五十年代先生风尘仆仆抱琴达西北教女操琴,因故未能如愿,只得留下琴黯然离去。女近花甲,仍不忘此志。先生慨然,赴京教之,为时稍迟矣只学几曲。


   孙儿毅,号可庐山人,原之子,亦钟爱古琴,一九七八年先生返宁及早授之,督导甚严,余潜心学习,琴艺大进。至此,先生方扪心自慰曰:“吾能传之一、二子孙继承琴道,将有颜见先师于地下矣。”

    一九八四年后时有琴家及琴人来讨教琴学,有广陵派第十一代大师梅曰强先生、琴人刘正春先生,上海音乐学院的的林友仁教授等等;楼下的琵琶演奏家、古琴家程午加教授亦常来抚琴。

    当时余常从图书馆和这些琴家手里借来琴谱抄录,如梅曰强先生处借得《五知斋琴谱》原谱抄录三月始竞、刘正春先生处借得《松弦馆琴谱》复印件来抄录,零锦计有十八种之多搜求到古谱七种,及新版琴谱约九十一种。

    先生常言:“入流派而不圄于流派,应广收博采。但学一派就要像一派,不能油腔滑调,古人称‘时调’,亦病也。所有大家都是吸收了别人的优点才成功的。”

    一九八六年十二月先生因脑血栓病故于金陵,时年八十七岁,唯余传其道。

                                                  

                                                  (此为转载于茅毅先生博客)

 

 

    香山琴社——中山古琴爱好者的家园,为您提供专业古琴培训,欢迎您的咨询,咨询电话:18813397939 小由

相关热词搜索:作者 高松如 茅毅

上一篇:《溪山琴况》读后感——香山琴社琴友芸萱
下一篇:琴界大家之刘少椿传

分享到: 收藏
评论排行
中山古琴网


    香山琴社(中山古琴网)
    联系人:18813397939 小由
    QQ:904136827
    E-mail:904136827@qq.com
    网址:http://www.zhongshanguqin.com
    地址:中山市石岐民生路从善坊10号
小由老师个人微信号
小由老师微信:18813397939

古琴学习报名咨询
网站微信看
用微信扫一扫下面的二维码


香山琴社(中山古琴网)
手机访问请点击图标直拨